郑美玲的见证-Mely

很长时间以来,我都在想要不要跟大家分享我的见证,如果要讲的话从哪里说起?后来
有一天我似乎想明白,其实我现在做的一切就是一种见证:我喜欢来教会,很高兴看到那么
多兄弟姐妹和孩子们端坐一堂,愿意聆听各位牧师的讲道,也很享受像孩子一样唱赞美诗。
这感觉就像是在家里,而这一切仅发生在过去几个月的时间内。

去年复活节期间,教会的 Andrew 和 James 来我家敲门传福音,后来又多次邀请我参加
普通话晚餐,但都被我拒绝了,因为传统的中国家庭,在无神论教育下长大,对我来说上帝
只是个飘渺的名词,跟我没什么实际关系,也没什么兴趣去研究祂。随后的几个月,我整个
人都生活在阴霾中,可以说事事都跟我作对,雅思考试反复失败,找工作、打工到处碰壁,
又非常想念被送回国的女儿,家里还有种种理不清的问题。这也许是我人生最艰难的一段时
间,整天浑浑噩噩,在一种彻底的“无助”“茫然”中煎熬,完全不知道出路在哪里。经常想
能不能有人拉我一把,给我点力量,带我脱离这个糟糕的处境(不知道是不是上帝的考验,
总让我想起这句话:置之死地而后生)。相信人都有自救的本能,我也开始本能地考察身边
的朋友,希望能找到点得救的线索。离开校园才更留恋留学生的生活,也异常想念同学,有
一天我突然意识到有两个比较要好的同学居然都是基督徒,她们看起来似乎总是那么幸运,
要么雅思顺利考过,要么虽然也是烤鸭但工作有了着落,生活里充满阳光。因此我开始不经
意地思考难道上帝真的存在吗?如果没有什么特别原因,她们为什么看起来那么幸运?又为
什么基督徒会遍布地球的各个角落?我怎样也能同样受益呢?所有这些问题促使我翻出牧
师邀请去教会参加活动的字条,同时老公由于听到朋友的信主见证也鼓励我去看看,多接触
一些人,这样我就主动联系上了教会。很幸运,第一次走进教会那天,正好有华人教友庆祝
中秋节的活动,气氛非常舒适温馨。所有人都那么友善平和,很多姐妹主动打招呼作自我介
绍,这是我出国两年多第一次感觉到回到家般的温暖和放松。还有一个姐妹非常诚恳、坦然
地跟我讲了她的留学、教会和移民经历,可能是因为同命相连,给我的感触非常大,像是抓
住了根救命稻草。一切都很自然,后来我又饶有兴趣地参加了圣经初级课程学习,了解到更
多有关上帝的知识,经过很多挣扎和思考,最终和老公一起决志信主,不是由于什么大彻大
悟,而是感觉这是一条正确的路,尽管还有好多疑问,留给时间留给上帝吧。

接触了圣经发现它真的是一本神圣的书,为我生命中看过、听过的很多心灵鸡汤都找到
了源头,“不要为生命忧虑吃什么,喝什么;为身体忧虑穿什么。生命不胜于饮食吗?身体
不胜于衣裳吗?你们看那天上的飞鸟,也不种,也不收,也不积蓄在仓里,你们的天父尚且
养活它。你们不比飞鸟贵重得多吗?”(马太福音 6:25-26)
,多么美的汤文。一直以来有些
模糊的是非对错观也得到了纠正,恍然大悟这个世界如果缺少了上帝绝对的标准,人类就没
有客观的是非对错观可遵循,那将是灾难。此外更重要的是认识到人性的弱点和不完美,也
就是圣经里讲的“罪”。同时,随着教会生活的增多,我逐渐把注意力从自己的挫折中转移,
内心不再那么急躁,感恩上帝的怜悯,感谢兄弟姐妹们代我在主里祷告,让我在来教会两个
月后通过雅思考试。对于家庭和工作方面的各样问题,借着祷告去除忧虑,用一种正确的心
态去面对,相信一切都会有最好的安排,因为经上写着“我们晓得万事都互相效力,叫爱神
的人得益处,就是按他旨意被召的人。”(罗马书 8:28)

Mely
2015 年 3 月 25 日